阿妏

伤感型野生写手,写诗写词写同人,虐美人是人生的动力!

被毒唯气到……离开粉圈冷静一下


生哥完全不像谁啊

捧着要爆炸的脑袋刷完十集,觉得生哥完全不像谁啊
完全就是活生生的另一个人啊
说冯豆子他哥的,我觉得从眼神到妆容到肢体动作,冯豆子和生哥都有超级大的差别唉,说是他哥的,估计是最近豆子中毒了吧2333333
说面面的,我觉得更不像啊
面面几乎始终都是狠辣阴郁的,偶尔卖个萌就是纯小白
生哥有狠,生哥有……“辣”【2333333】,但生哥绝对不会让人感觉到草菅人命的阴狠,他是一个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谢谢朱一龙,给我们一个世上唯一的生哥❤️

突然一个梗

古代的,白叔是一个捉妖师,很是逗比,不修边幅
龙哥是东海龙王的小儿子,意外掉在人间,实际年龄600,表面年龄20,心理年龄10岁😂不谙世事,会吐泡泡
捉妖师以为小龙是妖引发的一系列事情
有有想法的宝贝嘛~?

两百点梗的文我都还没有写完,已就要开始300粉的了吗?😂
详见100点梗,评论区欢迎大家❤️

200粉点梗

依旧不知道有没有理我23333333
详见100粉点梗
有兴趣可以留言~mua~

白宇赵云澜互穿【3】

夸夸勤快的我
——————————————————————
3
    白宇惨兮兮地坐在沙发上,双腿仍轻轻颤抖着,毕竟真实地看到这一干非人类,他的世界观还处于重建状态。

    周围一圈儿人像野狼盯小白兔一样盯着他,白宇使劲咽咽口水,“那个……各位好汉……能不能……别这样盯着我……”

    大庆使劲叹一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穿越?你有什么证据?”

    楚恕之看着白宇,冷哼一声:“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地星派来的奸细?你最好老实说你到底是谁!”

    白宇差点给他们跪下,“大哥!等于我刚刚噼里啪啦说那么久在您那儿是放屁啊,我都说了无数遍了!我是个演员!我叫白宇!你们地星人是接受不了人类的信号吗?你看看,你看看我这真挚的眼神!你觉得我那么纯善的人会是奸细吗?我连龙哥都打不过,哎呦喂,冤死我勒个亲娘哎,你摸摸,你摸摸,看看我有没有那啥巴啦啦能量。”白宇的精神全部连接错乱,此时脑子里全是浆糊,不怕死的捏住楚恕之的手往自己胸口按。

    “你们在干什么!!!”下课赶来的沈教授正一脚踏进屋。

    “沈教授!”楚恕之连忙甩开白宇的咸猪手后退几步。

    “沈……沈巍?”白宇指着来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赵云澜,”沈巍走到他跟前,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人,“你怎么了?”

    “不……不不不,沈教授”,白宇使劲摇了摇头,“我觉得我必须给你说清楚,我不是赵云澜,我叫白宇,我……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沈巍看着眼前这人焦急的神色和满脸的伤痕,心一揪,拉过他无处安放的双手,低声说到:“我知道。”

    “沈教授你拉我手……恩?啥?你知道???”

    沈巍把白宇按在沙发上,从桌屉里拿出医药箱,轻轻擦拭着白宇脸上的伤口。

    “今天地星能量中心出现一个黑洞,虽然出现的时间不超过一秒钟,却完全有能力交换两个空间的人和物。钟棋的能力来自地星,他使出异能的时候与地星能量中心发生共鸣,直接把黑洞移到了他的迷宫里。我在上课时就感觉到这个空间的能量发生了变化,猜到是有人勿入了黑洞……可没想到是……”

    有那么一个美人温柔地为自己擦着伤口,他的语气是缓慢的,温柔的,仿佛在对自己深爱的情人说着情话。

    白宇焦躁的心绪莫名平静下来。

    “沈教授……可……可是他还知道地星人的存在!”大庆说。

    “哦哦哦,是,是这样的……”接受到沈巍询问的眼神,赵云澜连忙解释到,“不知道你们信不信,我是一个演员,我演过一部戏,叫镇魂!讲的……就是你们的故事,所以我才……知道……”

    这话听着白宇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

    没想到沈巍却静静地听完,轻轻地对他一笑,连眼角都是暖意。

    “我信。”他说。

    白宇心里一暖,想自己一个阳光小青年莫名其妙来到这危机四伏的异世界,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那么体贴那么温柔还和龙哥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儿。他不能不感动。

    是不是长的像龙哥的人都那么好。龙哥暖暖的笑浮上白宇心头,白白惹得他心里一痒。

    他看着认真给他上药的沈巍,突然出声,“你是斩魂使是吧?”

    “……恩,怎么了?”

    “美人儿,变个长发来看看呗~”

——————————————————————

欢迎评论和小心心留下足迹~
 
 

白宇赵云澜互穿【2】

写到这里我知道了,略微涉及真人,不适请退出谢谢

接上文
——————————————————————
   沈巍?!

   赵云澜咽下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名字,装作冷静地坐下来。

   不,他不是沈巍。赵云澜几乎立即确定。

   眼前的人扎着一个小揪揪,刘海微微挡着眼睛,穿着简洁大方的白衬衫加牛仔裤,乖乖地坐在对面,露出温柔的笑意,浑身散发着安静与乖巧的气息。

   沈巍不是这样的气质。

   即是是马甲还没有掉的时候,沈巍身上也散发着一股隐隐的高贵和不容侵犯,沈巍绝对不会像眼前这人一样,让人有一种......一种想欺负却又舍不得的感觉。

   “小白?”对面人轻轻的一声呼唤让赵云澜拉住放飞到外太空的思想。

   “啊?啊哈哈......”他头一次觉得尴尬,不知道怎样和对面的人相处。庆幸的是对面人主动将水递到他手边。“路上赶得及了吧,先喝点水。”

   嗯~和我家沈教授一样贴心。

   “龙哥真是贤妻良母啊,那么贴心~”赵云澜照常嘴欠,按照他自己的直觉和判断,白宇这一点,应该和自己颇为相似。

   谁知对面的人竟微微红了脸,连耳尖也是淡淡的粉色,朱一龙皱着眉头瞪他一眼。“你......你胡说什么呢!”

   我的天!这是什么绝世大可爱!

   朱一龙这个害羞样子让赵云澜脑子中的黄色废料如江水般翻滚不息。按照他赵云澜的个性,加上对方和沈巍一模一样又人畜无害的脸蛋儿,赵云澜索性放手一玩,丢给个对方一个wink。“那你有没有想我啊?”

   “白宇!你......哎呀......我,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朱一龙低着头搓搓自己的胳膊,然后停顿了一下,下决心似的一点头,轻声说道:“挺......挺想的......”

   卧槽?我发现了什么!

   赵云澜一惊,难道,这龙哥和白宇之间,也是自己和沈巍那样的关系吗?

   这两个人,真的不是自己和沈巍的后世吗?

   看着龙哥已经微红的眼角,赵云澜干笑了一声。

   他承认他爱好广大美男,可心却牢牢拴在沈巍那里,至死不渝。这龙哥虽然和沈巍是同一张脸,可终究不是他。

   “我今晚不走了,刚刚接到消息,有台风,飞机取消了。”对面的人小声说道。

   然后呢?

   赵云澜一身的汗,今晚不走,我们俩......能......能干嘛?赵云澜突然害怕自己清白不保。

   许是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应,朱一龙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仿佛无端看透了赵云澜的心事。他一愣,随后颇为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说:“可是助理都走了,我订好了酒店没人送我过去,能不能劳烦您送送我,送到了我一个人回酒店就好。”

   赵云澜悄悄松了一口气,笑嘻嘻地承应着,全然没有发觉对方话语里使用的敬称。

   吃饭的时候,朱一龙一言不发,赵云澜只觉得坐如针毡,他发挥着他神一般的想象力各种找着话题,然而悲催的发现——

   这龙哥是真·聊天终结者啊,能看的出他努力地认真地和自己讲话,可讲出的话就是让人无法接下去。赵云澜一个头两个大,最后只得屈服下来,默默地吃饭。

   一顿饭尴尬地结束,比和小郭他舅一起吃饭还膈应。不过这一顿饭下来,赵云澜也捋顺几件事情。

   一,这是世界怕也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世界,他的手表一切正常,说明这里暂时或者可能没有黑能力的存在,这里应该是一个平行世界,钟棋制造的迷宫不知碰到了什么,意外地打开的时空连接,而自己又“运气相当好”地跨过了时空连接点来到这个这里。估计,这白宇,也到了他所在的世界。

   想到这里白宇默默咬了一下牙,他费尽千辛万苦得到的沈老师就这么便宜别人了?

   即使和他一样帅也不行!

   二是,赵云澜对这里的环境实在不熟悉,只靠自己的话太容易穿帮,而最好的帮手人选,就是这个坐在对面,睁着大眼睛盯着自己的男人。或许是对方眼神纯粹气质柔和,或者是有一张和沈巍一样的脸,赵云澜对他有一种发自心底的亲近感。

   赵云澜将车停在酒店门口,伸手拉住下车的人,“龙哥,我和你一起上去。”

   朱一龙眼里顿时神采四溢,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赵云澜的心顿时停了两拍,张脸他已经看了很多遍了,他甚至抚摸过,亲吻过,可这美颜还是会暴击心脏啊怎么回事!!!
——————————————————————
想看白宇哥哥异世界艰难讨生xi活fu进评论小心心上留下你们的足迹哇~
  话说……
  赵云澜x朱一龙
  沈巍x白宇
  !真的能接受吗?为啥我自己觉得别扭233333
 

或许……我应该弄一个百粉点梗???
来自小透明的恐慌。
磕的cp不多,楼诚已经有点点久远了,之前的春光(何宝荣黎耀辉),不久之前的佣杰,加上现在的镇魂(白居,all巍)
你们有兴趣就评论留言吧~
清水,肉都可以。
各种play只要我知道的也可以233333333
(不喜abo)
我都是切小号写肉文来着23333333

白宇赵云澜互穿

如题

以下正文

——————————————————————

  白宇使劲揉了揉眼睛,最近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有点吃不消,刚结束今天的拍摄工作,他蔫花儿似的瘫在座位上,看着明天排的满满的工作表,心里一边默默问候着相关人员的父母亲,一边听着助理报幕一样的念着行程安排。

  “哦对了,”助理说,“婵姐发消息说今天龙哥飞来上海,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行啊!”白宇一个激灵坐起来,兴奋地晃荡着双腿,“好久没看到龙哥了!”他搓搓自己玫瑰花的刺,心里暗戳戳地想着给龙哥一个惊喜。

  “姐,一会儿顺路拐到剧组那边,那里开了一家店卖热干面,超好吃,给龙哥带一份。”

  助理看着自己艺人从半死不活直接过度到神采奕奕,心里默默哀叹,自己陪了这小孩儿几年了,比不上人家龙哥几个月……唉……儿子大了留不住啊……

  
  车停在巷口,白宇做贼似的东瞧瞧西瞧瞧,确定周围没有妹子聚集,不顾工作人员劝阻,嗖的一下窜进了巷子。

  过了巷子一个拐个弯就是饭店了,白宇心里乐滋滋的,在心里勾勒出龙哥看见礼物时欣喜又害羞的样子。他脚步又加快几分。

  “音乐梦的唱片机,有你的声音,哒哒哒哒哒哒的好心情~”快乐的白宇哼着歌小步跑在巷子里,突然,一声中气十足“给我站住”炸响在小巷。白宇被吓得一愣,只能看见身边飞快的掠过一个模糊的人影,待他回过神来,巷子还是空空荡荡的,仿佛无人经过。明明是盛夏,白宇身上却白白起了一身汗,他摇摇头,大白天的,撞鬼?我没那么背吧……

  不过……

  越走,越是不对劲,百来米的小巷,白宇硬生生地走出一种天荒地老的感觉,最后逼得他拿出了百米赛跑的速度。

  “呼……呼……呼……”白宇倚在墙壁上喘着粗气,他的大脑已经被种种自己脑补出的离奇故事吓死机了。跑步消耗的体能几乎达到极限。

  出不去……出不去……完了完了,老子这不会遇上鬼打墙了吧?

  正想着,他倚靠着的那堵墙突然炸开,一块砖头好死不死正好砸在他后脑勺,他吃痛猛地向前一扑,头哐地砸在地上。

  靠!靠它爷爷!靠他奶奶啊!丫的这鬼戾气那么重的吗?!还伤人?!

  白宇憋了满眼的泪颤巍巍的爬起来,就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赵处,人抓到了吗?”

  看着眼前三伏天还裹着围巾的肌肉帅哥,白宇觉得自己的脑袋系统可能旧了点,卡的让人想砸它。

  他的嘴开开闭闭几次,挤出几个字。

  “啥……啥……啥人啊……”

  “钟棋啊!”肌肉男走上前,发现面前的人额头磕破了,鼻梁上的皮蹭掉一大块,脸上也灰扑扑的……而且……好像还换了一身与他平时气质一点儿不符合的衣服。

  “赵处……你……你这是怎么了?”

——————————————————————

  小巷尽头,白宇的车还停在那里。

  助理不停的看时间,“不对啊……都快40分钟了,不至于那么慢啊……龙哥催两次了……白宇又整什么幺蛾子……”

  “哇靠,姐,电话不在服务区!”一旁的工作人员皱着眉头使劲戳手机。“没打错啊……”

  “哎哎!打什么打啊,出来了出来了!”司机指着从巷口飞奔出来的人喊到。

  助理赶紧跳下车拉住这个活祖宗,“哎呦喂白宇,你搞什么呢?龙哥今晚8点半的飞机就得走了!你约好了人家,自己又不守时!耽误人家飞机怎么办!,买个热干面不至于那么久吧!”

  赵云澜发誓今天出门没有鸟屎掉头上,不然自己怎么会这么背!

  大战过后,地星和海星虽恢复了和平,可还是有部分不长脑子的地星人溜到海星来。行事有分寸的,比如就用异能撩撩妹子,混过检票之类的事,特调处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还是有用异能伤人的事情发生。

  今早太阳还没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时候,赵云澜就被汪徵的电话叫起来,说是城东发生了一起地星人恶性伤人事件,是一个叫钟棋的地星人趁人们路过的时候,突然建立起层层迷宫,这迷宫就像他的胃,进去的人在短时间内出不来的话就会被活生生地消化掉。
  赵云澜刚赶到城东啥环境都没来得及看清,正巧碰到钟棋苏醒释放能量,刚准备把枪掏出来从外部攻破迷宫,正巧一个司机酒驾直直地冲他冲过来,为了保命他只能硬着头皮跳进迷宫。又正巧看见想逃跑的钟棋,追着追着……就……

  赵云澜看见一个妹子揪着他的衣服喋喋不休,满脸的茫然。
  白宇?啥......

  龙哥?啥......

  热干面?......

  多年从警的经验让赵云澜飞快地冷静下来,他小心的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和人。

  难道......他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还是......这里是个梦?

  他狠狠捏了自己一下。

  靠!好痛!

  思绪翻飞之间,他已经被那个妹子拉上了一辆车,车上的人齐齐向他看来。

  “哎,白宇,买那么久,热干面呢?”

  赵云澜大脑光速运转之后,他决定静观其变,先顺着得到的线索来。

  “热......热干面啊,卖完了!没买到!”赵处扯谎从不打草稿。

  “什么!那你去那么久!龙哥那边打了两个电话了!”妹子皱着眉头凶他。“哎!还有,你这身衣服怎么回事?”

  “我......啊......刚刚路过一家店,觉得这身好看就买来穿着了!”赵云澜像模像样的扯扯身上的衣服,心里无比庆幸有个会洗衣熨衣的沈巍,“好看吗?”

  “丑死了,”妹子给他一个白眼,“真土,而且骚里骚气的。”

  赵云澜:“......”

  车辆缓缓行驶,赵云澜从车上人的交流推断出,之前拉着他的那个妹子,应该与他十分亲密,但应该是类似上下属的关系,而现在,自己的名字是叫白宇,是个行程被排满的演员或者歌手或者主播。现在,他要去见一个叫龙哥的朋友。

  缕清思路后,赵云澜才敢微微松一口气,周围的人笑容亲切目光和善,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也不知道这里的时间和自己那边的时间一不一样,沈巍发现自己不见了吗?

  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车就开进了一家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饭店,赵云澜被周围人围成一圈保护着似的走了进去。

  “哎!在这儿!”角落里传来清亮的女生。

  赵云澜扬起招牌式的微笑抬头打招呼。

  “龙哥你......好?”

  沈巍?!

——————————————————
——————————————————
想看性感赵处在线调戏龙小可爱的在评论或者心心上留下你们的足迹哇~

随便问一句……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
赵云澜x朱一龙
沈巍x白宇
默默滚走

白宇赵云澜互穿

现在看见了北老师朱老师一起穿的,朱老师穿的,貌似,可能,也许没有看见北老师穿的~有想看的宝宝嘛~?